Tag: India

SpiceJet Airlines Announce New Flights To Hong Kong: Schedule, Fares and Other Details

Airlines in the country have come up with a host of new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routes. The new flights

Read More...

印度奇葩游(上)—干净与秩序的定义

来印度旅行的人大概有两种: 看了宝莱坞的俊男靓女,向往着充满异域情调的假期,并计划拍一堆漂亮照片。做到这一点需要比较有钱,出入五星级酒店,门口专车接送。 还有一种人听说了各种奇葩的故事,又刚巧看厌了老板的嘴脸,恨不得立刻脚下生风离开办公桌这个是非之地,去踏上冒险的旅程。哪怕被野猴子抢劫、被大象踩脑袋都在所不惜。这种人来到印度大多都能如愿…… 梦里的印度? 因为我没有钱,应该算是第二种人,一直以来都对这块孕育了佛祖、象头加内什、其他几百万个神灵以及美味咖喱的土地充满了好奇。不过,中国虽然离印度不远,自古以来路上都似乎充满凶险。当年唐僧为了去天竺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一见面就要脱衣服的女妖怪。但旅行嘛,总该有些挑战,回想着唐僧的经历,我暗暗下定了去印度的决心。 于是,一个冬日的清晨,我和旅伴坐在了恒河岸边。瓦拉纳西(Varanasi)是一个神圣的城市:2500多年前,释迦摩尼在这里初转佛法之轮,一个影响后世千年的宗教在这里诞生;不只如此,瓦拉纳西还是印度教以及齐纳教的七大圣城之首。印度教徒都相信:如果在这里死去,灵魂将自动脱离痛苦的轮回,得到拯救和自由,因此这里自古都是印度人朝拜的圣地。每一个经济条件允许的印度教徒都希望老的时候来瓦拉纳西租一间房子,并在这里死去;遗体在恒河边露天火化,骨灰抛入神圣的河水。于是,这座千年的城市便一直笼罩在木柴燃烧的青烟里,沉浸在香檀木混合着烤肉的气息中。 恒河鸟瞰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蜒的恒河岸边都是长长的石阶,缓缓深入水下。每天的日出与日落,这里便是世上少有的一景:岸边小旅馆的阿婆们坐在水边,洗着从客人房间里换出来的明红亮黄的床单;旁边小庙里的神汉正用水龙头冲洗着神龛前的地面,人们脚上的污秽、路上被踩烂的牛粪和狗屎、熄灭的柴灰、偶尔的呕吐物以及飘洒而下的花瓣都随着神庙淌出的涓涓水流汇入河中。洗床单的阿婆身边,一个刚起床的年轻人正用杯子舀起河水认真而热情地刷着牙。在他面前,几个虔诚的教徒裹着一小块随时可能掉下的遮羞布正在圣河中沐浴:他们双手合十、双眼紧闭,站在及腰的水中;念一句经文,全身浸入河中,让圣水从头到脚没过全身。他们旁边,一头老母牛在水里踱来踱去,脸上刻满沉思的皱纹,估计是在考虑应该洗个澡还是撒泡尿;牛尾巴不时扫起一串水珠,在青色的空气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不远处,河面上的船只正躁动起来,小木船的船桨在河面上打出一个个涟漪,大船的发动机咳嗽着吐出一股股黑烟。在我们一侧不远处,浓烟缭绕的火葬台上钟声铃声不断,昨晚烧过的柴灰和骨灰正用铁锹倒入河中。一对欧美小情侣在我们后面的高台上盘腿而坐,面对着初升的太阳,每一个瑜伽动作都保持很久。仔细盯着他们,我感觉一切喧嚣和杂乱在一个瞬间里都远去了…… 恒河岸边 恒河岸边2 恒河岸边3 凡是来到印度的人,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回忆起小学老师是怎么解释“干净”和“整洁”的含义的,然后在脑子里把它们修改一下。来印度之前网上预订酒店的时候,我特意用“干净”和“整洁”作为关键词进行了搜索。刚到酒店前台,一眼看去的确不错:地板发亮、凉风习习。但一转过拐角,走进人少的过道,立刻看到挂满了灰的电线沿着墙角攀爬,油腻腻的风扇在吱吱呀呀地挣扎。至于房间里的马桶嘛,应该说看起来干净,但是总觉得颜色充满了故事。 后来有一天,我们走了很远的路,两个人精疲力竭,突然看见前面一个饮料小摊。远远望去,小摊下面摆着两个大水桶,喝完饮料的客人随手将空杯子丢进桶里。经过了几天在印度的历练,我心想:店家没把用过的杯子直接擦一擦给下个客人,这里的卫生水平不错!等我们点好了饮料付了钱,我惊恐地发现,店家大叔伸手从左边装满水的大桶里捡出两个用过的杯子,然后郑重地拿到右边的大桶里涮了涮,马上拎出来要装饮料给我们喝。我一张嘴,被口水呛了一口:“哦……杯子……额……干净吗”?大叔迷惑地看了我一眼,可能是在认真考虑我是否眼瞎,没见他在桶里涮杯子。然后,仪式般地拿着杯子又在右边的桶里涮了涮:“干净!干净!”,饮料便递了过来。考虑到已经涮了两次,似乎确实找不到什么别的借口,我只好在嘴里挤出了一声不置可否的:“唔……”。然后接过了饮料。 我们在新德里的那几天刚赶上我们的首都登上各大国际头条:时隔一年多,北京的PM2.5再次爆表,数值600多。我手机上有一个实时显示空气质量的App,那几天北京一直是喜庆的暗红色。但我却一直庆幸不起来,因为新德里不但暗红,而且PM2.5读数是更加吉利的999(因为我的App只能显示3位数)。那天吃饭,碰巧跟邻桌的印度人扯到了北京的空气质量,他连忙对我们来自这样一个国家表示痛心和同情。我鼓起勇气跟他说:其实德里的空气也很差。他不解地看了我一眼,又指着窗外黑米八宝粥颜色的空气:“No no no! ...it's good,it's good!”。我用力眨了两下眼,免得眼白不小心翻出来,然后看着他说:“唔……” 德里的空气 闪回到恒河岸边,我刚刚惊愕地看到有几个西方游客脱掉了外衣,勇敢地跳下恒河开始游泳。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做了坏事,要迫不及待地洗涤自己的罪孽。在他们的鼓励之下,我也用河水洗了个脸。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当时我还不知道,它的后果过几天就会完全展现。此时,我们正沿着各色人等聚集的火葬台,走入瓦拉纳西熙熙攘攘的街道中。火葬台旁边的贱民(Untouchable)们用巨大的天平称量着各种木材,给站立在一边的信徒计算着烧掉死去的亲人需要多少钱。 船上和岸上用来火葬的木柴 正在进行的火葬——为了尊重亡者,靠近时没有拍照 其实说我们走入街道,不如说是挤进胡同更加贴切。每条街道都挤满了……嗯……移动的活物:男人、女人、突突车、汽车、孩子、跳跃的山羊、急躁的狗、不明白狗为什么急躁的牛、对狗和人都不屑的猴子……咆哮的摩托以不低于60公里的速度从人与牛之前20厘米的空间飞过,不时在光屁股的孩子面前来个急刹车,溅起一片泥浆;旁边小店的贩子们瞅准机会冲进这一片混乱,把所有看起来像外国人或者背着包的游客往自己店里驱赶。在这一切的后面,一队队高颂经文,抬着裹满了丝绸和花环的尸体的送葬队伍正竭力通过。人们多多少少会往旁边的牛或者猴子身上挤几厘米,给亡灵让路。毕竟。这里他们才是主角。 谁的路? 被猴子抢了晚餐 记得有朋友说:去欧洲旅行就像品尝一杯陈酿红酒,只有静静感受,才能明白里面蕴藏了多少岁月和故事;去日本旅行就像泡一个温泉澡,不知不觉,韵味已经渗透进了你的皮肤,直达内心。我不确定这说法是否准确,但我知道在印度旅行像什么:像吃下满满一大盆浓重的咖喱,而且是一个大汉掰开你的嘴,连肉带酱用铲子一股脑捅到你的喉咙里。无论你是不是呛得泪流满面,印度都不会给任何人拒绝的机会。有意思的是:过了一段时间,你再回忆起来,这很可能是你吃过的最有意思的一顿饭。 你的脚一踏上这边土地,耳边的声音便振聋发聩,眼前的色彩耀眼刺目,让你无处可藏,而这里的秩序……哦怎么说呢……非常特别:我们刚一到达孟买,我就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物——卡车。不是因为我是农村孩子没见过卡车,但印度的卡车是介于艺术品和装着轮子的杂货铺之间的存在。从头到脚被五颜六色的涂鸦画得满满当当;车棚上、风挡上、边箱上、挡泥板上一排排彩灯、条带灯、射灯鼓鼓囊囊、密密麻麻;把一辆车活脱脱弄成了一个彩色大蛤蟆。我很好奇,在没有照明的路上,这样一辆灯光大开、音响隆隆的卡车不会变成一个方圆几公里都可见的摇滚舞台?司机坐在这狂奔的舞台上,真的能看见路边的行人和牲畜吗? 过了两天,我找到了部分的答案。每一辆卡车、大巴甚至三轮摩托车的后面都用夸张的颜色刷了一个大大的英文单词“HORN(鸣笛)”!原来,这不是涂鸦的一部分,而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命令:“后面的车要不停地大声鸣笛,否则我怎么知道你在那里”?因为印度的车流太乱太密,新车的后视镜都坚持不了几天。所以,印度的三轮和卡车司机们都会把心爱的后视镜从外面拆下来,装到车门的内侧。这样后视镜就很安全,不过代价就是不能再后视了。于是,当你坐在大红大绿的突突车里,贴着大卡车屁股后面半米的地方飞奔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健康,你必须像疯子一样地按喇叭:我在这!我在这!别刹车!别刹…… 别忘了鸣笛 过马路 经过了印度道路几天的洗礼,当我们看到交警拎着木棍子,站在十字路口按个敲打车顶指挥交通的时候,或者看到几千人都神奇地挤上同一辆大巴,而且大巴还能像喝醉了的螃蟹一样吐着黑烟横着开出去的时候,我们都不怎么吃惊了……(未完待续) 文/Sky   翻译/韩露

Read More...

A Journey to India I: Redefining Cleanness and Order

There are mainly two types of people traveling to India: One is those bored of watching hot men and women

Read More...

Mobile Sliding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