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 McKee这个名字在中国似乎还有些陌生,就算是在艺术领域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你向一个谢菲尔德本地人提起这个名字,尤其是当你恰好问到的是一个对于艺术有着巨大热情的人,他可能会面露微笑地打开话匣,甚至可能与你分享自己某次偶遇他的经历。无论如何,如果你曾经路过过Broad Lane,你应该不会忽略Fagan墙上的壁画,描述了一对老夫妇互相拥吻的温馨画面。这就是“拥吻(The Snog)”,Pete面积最大也是谢菲最著名的街头艺术之一。不仅仅是本地人,只要你曾在谢菲尔德居住,或曾经来过这座城市,应该都对这幅画似曾相识,就算不知道画家是甚名谁。

The Snog 拥吻

这就是Pete McKee。他是一名艺术家,拥有自己的工作室,还组建了一个乐队,开了一间酒吧。这大概是很多人的终极人生梦想吧。

不过,Pete并非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他的童年甚至有些艰辛。Pete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他由父亲抚养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钢铁工人,在当年的谢菲尔德,这是再普通不过的职业之一。在照顾Pete和工作之余,父亲最多的时间就是在酒吧里度过,过着典型的工人阶级生活。Pete十年前才真正成为一名艺术家。在此之前,他曾在工厂当工人,做过邮递员,还被艺术院校拒绝录取。这些曾经虽然现在谈起好笑又讽刺,但是也让Pete更加了解了工人阶级的生活,为他之后的创作奠定了基础。

除此之外,Pete对于摇滚乐有着极大的热情和喜爱,也成为了他创作的源泉。他与多位摇滚音乐家有着合作关系,包括Oasis前主唱Noel Gallagher, Paul Weller, 以及来自谢菲的乐队Arctic Monkeys和Pulp。谈到关于摇滚乐的创作,Pete回忆道:“有一次我给Arctic Monkeys创作,我对于他们成名之前的经历非常感兴趣,比如是哪一个瞬间他们决定要成立乐队,于是我画了四个孩子在踢足球,其中一个说‘我们组个乐队吧’。每个人成名前都有这样的一个时刻。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孩子,有很多疯狂的想法,并付出努力让它们成为了现实。我一直对这种历程很感兴趣。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一点点走过来的。”

Decide To Form A Band 决定组个乐队

Pete生于1966年,那一年英国赢了世界杯,谢周三(Sheffield Wednesday)输掉了英足杯(FA Cup)。似乎Pete的生命注定与足球有着不解之缘,甚至后来以此为生,成为谢菲尔德每日电讯报体育版的插画师,每周四都会发表一篇关于体育的卡通作品。

Lane Legends 谢足联神话

Wednesday Legends 谢周三神话

儿时回忆、生活的感悟、对音乐和足球的热情,更重要的是,对过去美好时光的怀念之情,加上自黑的幽默,Pete将所有这一切融合,从中再次进行了创造,并且加入了独特的谢菲尔德元素,因此他也成为了英国最特别的艺术家之一。如果你了解谢菲尔德,看到Henderson’s Relish(一种产自谢菲尔德的调味品);一对情侣在South Vale Park公园的石阶上野餐,听着Pulp乐队的唱片;一个女孩站在火车站门外,与父母告别;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成立的地方——Bramall Lane……,这些或者让你激动不已,或者让你感慨万千。Pete细致入微并触动人心弦的描绘,让他赢得了谢菲尔德,甚至全世界的喜爱。

 

A Perfect Day 完美的一天

The Great Wave 郑重挥别

Waiting For Woodward 等待伍德沃德

Now Then 那么(谢菲尔德方言,用于引起注意)

我曾在Pete的酒吧Brother’s Arms遇到过Pete,那是一年Tramlines音乐节(谢菲年度最盛大的音乐节)前夕,Pete与其尤克里里乐队Everly Pregnant Brothers成员在进行排练。后来,我和朋友在门外正好撞到他,于是与他聊天,谈到Tramlines表演,谈到他的作品,Pete一直带着微笑,没有任何架子,就像一个上年纪的老友,似乎随时都会从街对面与你打招呼。

Everly Pregnant Brothers 2017年Tramlines表演

虽然Pete的作品内涵与情感丰富,但他的艺术表现手法却以简洁著称。他用简单明快的线条勾勒出色彩丰富、特征明显的人物或动物。看Pete的画作,欣赏者一眼就能抓住主题。Pete最著名的画作之一是以Oasis的第一张专辑Definately Maybe为原型创作的,在这幅画中,原图中所有的乐队成员都被换成了企鹅,但是人们依然能一眼认出,因为Pete抓住了画中最特殊的元素。此外,Pete的画作中,人物的眼睛通常都被省略成了一条线。我们都说眼睛是展现内心世界的窗户,很多艺术家也是把眼神当成表现人物的最重要的方式。而Pete则不然,他对眼睛的省略却丝毫没缩减画作背后的感情,依然让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也更凸显出他的独特艺术表现力和深厚的艺术功底。

Definitely Penguin 绝对企鹅

除了与摇滚明星合作,Pete也广受时尚界和电影界的喜爱。他曾受邀设计Clarks Desert靴子,还为时尚设计师Paul Smith的东京旗舰店创作过一系列展览作品,庆祝Paul Smith品牌进驻日本20周年。之后他还在Warp Film电影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应邀与其合作,为广受喜爱的BAFTA奖项得主《这就是英格兰》(This is England)电视剧集,以及同样以约克郡为背景的影片《死人的鞋子》(Dead Man’s Shoes)、《潜水艇》(Submarine)创作了10张海报。

This is England 这就是英格兰

不幸的是,今年早些时候,Pete在社交网站宣布了自己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消息。两年前,他被诊断为肝癌晚期。这些事实让喜爱Pete的人心痛不已。不过Pete很快就恢复了创作,在社交网站上不时发布作品,歌颂生命与希望。我们希望这位才华横溢、幽默睿智的艺术家能早日康复,给我们带来更多精彩的作品。

Reasons To Be Cheerful 快乐的理由

在Instagram上发布该作品时,Pete写道:

“快乐的理由之四:感受阳光拂面的感觉。欢迎来到我创作的新时期。出院回家后,我走到花园,就那么站着,闭上我的眼睛感受阳光沐浴在脸上的感觉。我终于感受到活着是多么幸运。找点时间,享受一下生命中最简单美好的瞬间吧。”

Author Lu 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