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 McKee – 谢菲尔德与英格兰的艺术家

In 艺术, 设计 On

Pete McKee这个名字在中国似乎还有些陌生,就算是在艺术领域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你向一个谢菲尔德本地人提起这个名字,尤其是当你恰好问到的是一个对于艺术有着巨大热情的人,他可能会面露微笑地打开话匣,甚至可能与你分享自己某次偶遇他的经历。无论如何,如果你曾经路过过Broad Lane,你应该不会忽略Fagan墙上的壁画,描述了一对老夫妇互相拥吻的温馨画面。这就是“拥吻(The Snog)”,Pete面积最大也是谢菲最著名的街头艺术之一。不仅仅是本地人,只要你曾在谢菲尔德居住,或曾经来过这座城市,应该都对这幅画似曾相识,就算不知道画家是甚名谁。

The Snog 拥吻

这就是Pete McKee。他是一名艺术家,拥有自己的工作室,还组建了一个乐队,开了一间酒吧。这大概是很多人的终极人生梦想吧。

不过,Pete并非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他的童年甚至有些艰辛。Pete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他由父亲抚养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钢铁工人,在当年的谢菲尔德,这是再普通不过的职业之一。在照顾Pete和工作之余,父亲最多的时间就是在酒吧里度过,过着典型的工人阶级生活。Pete十年前才真正成为一名艺术家。在此之前,他曾在工厂当工人,做过邮递员,还被艺术院校拒绝录取。这些曾经虽然现在谈起好笑又讽刺,但是也让Pete更加了解了工人阶级的生活,为他之后的创作奠定了基础。

除此之外,Pete对于摇滚乐有着极大的热情和喜爱,也成为了他创作的源泉。他与多位摇滚音乐家有着合作关系,包括Oasis前主唱Noel Gallagher, Paul Weller, 以及来自谢菲的乐队Arctic Monkeys和Pulp。谈到关于摇滚乐的创作,Pete回忆道:“有一次我给Arctic Monkeys创作,我对于他们成名之前的经历非常感兴趣,比如是哪一个瞬间他们决定要成立乐队,于是我画了四个孩子在踢足球,其中一个说‘我们组个乐队吧’。每个人成名前都有这样的一个时刻。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孩子,有很多疯狂的想法,并付出努力让它们成为了现实。我一直对这种历程很感兴趣。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一点点走过来的。”

Decide To Form A Band 决定组个乐队

Pete生于1966年,那一年英国赢了世界杯,谢周三(Sheffield Wednesday)输掉了英足杯(FA Cup)。似乎Pete的生命注定与足球有着不解之缘,甚至后来以此为生,成为谢菲尔德每日电讯报体育版的插画师,每周四都会发表一篇关于体育的卡通作品。

Lane Legends 谢足联神话

Wednesday Legends 谢周三神话

儿时回忆、生活的感悟、对音乐和足球的热情,更重要的是,对过去美好时光的怀念之情,加上自黑的幽默,Pete将所有这一切融合,从中再次进行了创造,并且加入了独特的谢菲尔德元素,因此他也成为了英国最特别的艺术家之一。如果你了解谢菲尔德,看到Henderson’s Relish(一种产自谢菲尔德的调味品);一对情侣在South Vale Park公园的石阶上野餐,听着Pulp乐队的唱片;一个女孩站在火车站门外,与父母告别;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成立的地方——Bramall Lane……,这些或者让你激动不已,或者让你感慨万千。Pete细致入微并触动人心弦的描绘,让他赢得了谢菲尔德,甚至全世界的喜爱。

 

A Perfect Day 完美的一天

The Great Wave 郑重挥别

Waiting For Woodward 等待伍德沃德

Now Then 那么(谢菲尔德方言,用于引起注意)

我曾在Pete的酒吧Brother’s Arms遇到过Pete,那是一年Tramlines音乐节(谢菲年度最盛大的音乐节)前夕,Pete与其尤克里里乐队Everly Pregnant Brothers成员在进行排练。后来,我和朋友在门外正好撞到他,于是与他聊天,谈到Tramlines表演,谈到他的作品,Pete一直带着微笑,没有任何架子,就像一个上年纪的老友,似乎随时都会从街对面与你打招呼。

Everly Pregnant Brothers 2017年Tramlines表演

虽然Pete的作品内涵与情感丰富,但他的艺术表现手法却以简洁著称。他用简单明快的线条勾勒出色彩丰富、特征明显的人物或动物。看Pete的画作,欣赏者一眼就能抓住主题。Pete最著名的画作之一是以Oasis的第一张专辑Definately Maybe为原型创作的,在这幅画中,原图中所有的乐队成员都被换成了企鹅,但是人们依然能一眼认出,因为Pete抓住了画中最特殊的元素。此外,Pete的画作中,人物的眼睛通常都被省略成了一条线。我们都说眼睛是展现内心世界的窗户,很多艺术家也是把眼神当成表现人物的最重要的方式。而Pete则不然,他对眼睛的省略却丝毫没缩减画作背后的感情,依然让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也更凸显出他的独特艺术表现力和深厚的艺术功底。

Definitely Penguin 绝对企鹅

除了与摇滚明星合作,Pete也广受时尚界和电影界的喜爱。他曾受邀设计Clarks Desert靴子,还为时尚设计师Paul Smith的东京旗舰店创作过一系列展览作品,庆祝Paul Smith品牌进驻日本20周年。之后他还在Warp Film电影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应邀与其合作,为广受喜爱的BAFTA奖项得主《这就是英格兰》(This is England)电视剧集,以及同样以约克郡为背景的影片《死人的鞋子》(Dead Man’s Shoes)、《潜水艇》(Submarine)创作了10张海报。

This is England 这就是英格兰

不幸的是,今年早些时候,Pete在社交网站宣布了自己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消息。两年前,他被诊断为肝癌晚期。这些事实让喜爱Pete的人心痛不已。不过Pete很快就恢复了创作,在社交网站上不时发布作品,歌颂生命与希望。我们希望这位才华横溢、幽默睿智的艺术家能早日康复,给我们带来更多精彩的作品。

Reasons To Be Cheerful 快乐的理由

在Instagram上发布该作品时,Pete写道:

“快乐的理由之四:感受阳光拂面的感觉。欢迎来到我创作的新时期。出院回家后,我走到花园,就那么站着,闭上我的眼睛感受阳光沐浴在脸上的感觉。我终于感受到活着是多么幸运。找点时间,享受一下生命中最简单美好的瞬间吧。”

You may also read!

3 Ways to Work Toward the Career You Want

Think your next job is among the millions posted on job boards? You may be more likely to discover

Read More...

What Is “Share of Culture”​ — And Why Do You Need It?

The Secret Metric Shaping Consumer Identity. It's one thing to inspire customers' loyalty. Defining their tribe takes it to

Read More...

11 Ways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Every Day for a Happier Mind and Body

In just a few minutes a day you can find small ways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that don't

Read More...

Mobile Sliding Menu